『百草园』黄芪:益气 利水 托疮


黄芪,又名绵芪。多年生草本,高50~100厘米。主根肥厚,木质,常分枝,灰白色。茎直立,上部多分枝,有细棱,被白色柔毛。黄芪的药用迄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,其有增强机体免疫功能、保肝、利尿、抗衰老、抗应激、降压和较广泛的抗菌作用。但表实邪盛,气滞湿阻,食积停滞,痈疽初起或溃后热毒尚盛等实证,以及阴虚阳亢者,均须禁用。黄芪始载于《神农本草经》:味甘,微温,主痈疽,久败疮,排脓止痛,大风癫疾,五痔鼠瘘,补虚,小儿百病。黄芪一直为临床历代医家所推崇和重用。

黄芪有3大功效:

1.益气(固表、敛汗、固脱、补肺脾之气)之功,治疗气虚、气陷、气脱;便血崩漏。

2.利水之功,治疗水肿。

3.托疮之功效。治疗:痈疽难溃,久溃不敛。

黄芪的益气之功

黄芪的益气之功人们很熟悉。张仲景黄芪桂枝五物汤,治疗血痹身体不仁。李东垣补中益气汤治多种气虚证,用于内外妇儿诸科疾病。王清任之补阳还五汤,重用黄芪治疗中风后之半身不遂;张锡纯创有黄芪膏、清金益气汤治疗虚劳。国医大师邓铁涛以大剂量黄芪为主治疗重症肌无力,黄芪用至120克。国医大师张志远治单纯性肥胖,制益气消脂饮:方用黄芪180克,并认为黄芪剂量应在150克~250克为宜,若少于60克,则益气利水消脂作用甚差。

黄芪配地龙治疗慢性肾炎

国医大师朱良春认为:慢性肾炎以久病耗损精血,伤及肾气,络脉瘀滞为主要病机,立益气化瘀法治疗慢性肾炎。用大剂量黄芪(30克~60克)与地龙(10克~15克)配伍,益气开瘀、利尿消肿、降低血压。认为在辨证的前提下,以两药为主,可收到浮肿消退、血压趋于正常、蛋白转阴的效果。

黄芪配防风治劳淋

淋证属现代医学的泌尿系感染范畴,是临床常见病、多发病。初发者多实证,复发者多虚证。尤其是反复发作、反复使用抗生素、临床仅表现尿频,会阴部感坠胀而无尿痛、尿急的劳淋患者,往往效果不好。此证多属久病体虚,中气下陷,谷气下流之证,当补中益气,兼以升提为治,方可取得好的疗效。黄芪配防风,王清任用于脱肛。用之治疗劳淋,效果亦非常好。若中下焦虚寒怕冷,应合并四逆汤,或附子理中汤。

黄芪、生地、芡实

治疗膜性肾病蛋白尿

膜性肾病属免疫性疾病。该病多以肾病综合征为表现。膜性肾病的中医病因病机基本达成共识,为本虚标实,正虚脾肾受损是本,水湿、湿热等邪实是标。大量蛋白尿是膜性肾病发病及进展的关键,所以蛋白尿的治疗非常重要。大量蛋白尿我常常采用培、补、固三法治之,黄芪培土以升举,生地补肾以封藏,芡实固肾以防漏,标本兼治以解决本病的虚证病机的问题。黄芪用量60克~120克,生地15克~60克,芡实15克~45克。三药配伍,标本兼治,治疗膜性肾病蛋白尿效果良好。

黄芪的利水之功

黄芪益气,同时还有很好的利水之功。黄芪利水分单用和复方使用。

单味黄芪治水肿

单味黄芪治水肿受《冷庐医话》启发。清·陆以湉《冷庐医话》记载:“海宁许珊林观察链,精医理,官平度洲时。幕友杜某之戚王某,山阴人,夏秋间,忽患肿胀,自顶至踵,大倍常时,腿肿如椽,气喘声嘶,大小便不通,危在旦夕,因求观察诊之。令用生黄芪四两,糯米一酒盅,煎一大碗,用小匙逐渐呷服,服至盏许,气喘稍平,即于一时间服尽,移时小便大通,溺器更易三次,肿亦稍消。”

黄芪注射液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中成药,大剂使用,照样有利水消肿作用,也很安全。

此后用大剂生黄芪单味水煎治疗多种水肿,既安全,有效佳,遂创制独芪汤。方药组成:生黄芪100~250克。主治:益气利水。用于因气虚所致各种水肿,如特发性、肾源性、肝源性、心源性、内分泌源性水肿,均有良效。服用方法:单味生黄芪水煎服,日1剂。或取免煎颗粒剂,开水融化后冲服。

复方使用黄芪治水肿

黄芪复方治水肿,最早见于《金匮要略》防己黄芪汤。《金匮要略》:“风湿脉浮身重,汗出恶风者,防己黄芪汤主之。”《金匮要略·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》:“风水脉浮身重,汗出恶风者,防己黄芪汤主之,腹痛者加芍药。”笔者用大剂量黄芪100~150克,与益母草90~120克配伍治疗特发性水肿,疗效显著。

小贴士

黄芪是一种对人非常有益的中草药,如果将其用在治疗用途上,请在专业医师指导下使用。